中国恋足SM爱好者

希望更多的中国SM同好加入

虐恋之研判----写给中国的广大SM同好

虐恋之研判----写给中国的广大SM同好 (欢迎转载)
南天一刀 asmileman2001@yahoo.com
其实早就想写点关于SM方面内容的东西,几经踌躇总是找不到下笔的感觉,人是有惰性的,何况是在这样一个喧嚣浮躁的社会,多亏有几位朋友对我南天一刀的殷切关怀和鼓励,终于排除一些苍白的借口,坐在键盘前面。
在众多形容SM的词汇中,对于虐恋这个词我最为喜欢。虽然大家都知道SM是Sadism和Masochism的缩写,即虐待狂和受虐狂,有些人喜欢把它说成性虐待,但是我却要强调“恋”这个字的重要性,我在这里要倡导的是健康的SM,有人会认为SM本身就不健康,我要请他解放思想(邓小平先生提倡的解放思想真是太重要了)。
首先,SM应该是建立在双方或多方都完全自愿并乐于接受的基础上的,大家经过充分的交流互相了解,产生一定的感情(注意这里的感情是广义上的亲密关系),这样才能分享SM的快乐,正因为这样SM是在相互了解和信任的人们之间进行的,他们彼此信任,坚信自己的伴侣不会做出任何真正严重伤害自己或造成永久创伤的事。虽然似乎大家的SM关系是主人和奴隶的关系,但是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应该是平等且相互关怀和尊重的。这里说的快乐一定是双方的,任何只有单方才有的快乐是不完整的,我并不是说只有单方快乐的SM就一定不可取,当你的搭档,他/她(我在以下的文字中依惯例以‘他’代‘他/她’,奇怪简体字中居然没有同时代表两性的中性词(common sex),我不喜欢干有性别歧视之嫌的事)虽然没有快乐,但他甘愿为自己的伴侣奉献,那我还有什么说的呢?这可能是人性中伟大的一面吧。最后我要引用一位M同好的感受说明她愉快的感觉:“卑贱解放了我,使我脱掉了所有的精神枷锁,身心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这就是我喜欢做母狗的心理,感觉每当主人居高临下,用鄙夷的口气叫我小母狗的时候,我就会浑身发热,开始进入兴奋状态,一种舒畅的感觉迅速奔布全身,真有说不出的快乐。”
其次,现在总有人讨论到底SM和性爱(性行为)是什么关系,我认为,性爱是SM的必要且非充分条件,也就是说SM时或多或少会伴随性行为,但是有性行为时不一定会SM(这一点是当然的,现在SM还是希有品种,有许多性伴侣还不知道什么叫SM呢)。有人会反对我的说法,说他们在做SM时没有性行为发生。但我要问你兴奋吗?这种兴奋和性行为所带来的兴奋一样吗?你的性器官会充血吗?伴随着充血,相应的地方会硬吗?会膨胀吗?我指的是广义上的性爱(而不是那种狭义上的活塞运动),所以有SM就会有性爱,哪怕是双方分开解决问题(自慰)。而且SM和性爱是相辅相成的,SM往往是性行为的催化剂,可以带来更高的兴奋感觉,这就是我说的虐恋吧,有关这些方面的内容许多文学作品都有涉及,《金瓶梅》其中潘金莲醉卧葡萄架那一章就写的挺不错(吴晗『《海瑞罢官》之作者』先生就对此有过评论,在此就不引用了)。当然,世界是复杂的,有一种情况性爱的成份确实不明显,就是女S和男M做倾向于精神上的SM时,这可能才显示世界的多样性吧。
再次,我坚决反对有人说喜欢SM的都是变态,神经病。我认为这只是一个爱好而已,不可否认这样的爱好不被一般的世俗所接受,就像同性恋不被接受一样。但我想随着思想的解放,慢慢很多这样另类的东西是会被大家所理解,所包容的,毕竟它不危害社会。要被社会接受前,广大的同好要对自己的爱好有一个正确的理解,千万不要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别人可以暂时不接受你,你绝不能放弃自我。我们做SM要坚持几个原则,反对一些不健康的东西。坚持的一些基本原则前面我已经说了,这里不再赘述,现在着重谈一下反对的东西。一是反对未成年人过早接触这些东西。这跟反对他们过早接触性方面的东西是一个道理,我就不细说了。我尤其反对国外的那种非法的儿童性虐待,天真无邪的孩子受到摧残,那些人简直就是恐怖分子,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真想给他们上几扣,要是教育不了拉出去毙了算了。二是反对强迫发生SM关系。这是犯罪行为,为同好们所不耻。虽然有许多文学作品在这方面上有很精彩的描写,看了让人毛发虚张,但是我们谈的是现实。当然,在SM伴侣之间完全可以进行相关角色的扮演,什么医生强奸护士啦,学生调教女教师啦,增加SM的情调。有许多非自愿,被胁迫的SM幻想,可以使双方更动情,但要坚决和现实中情况区分开,许多女孩子都曾经幻想过被强奸,但是如果发生在真实的情况下,这对她来说是一种灾难。三是反对毒品。虽然毒品在某些方面也能使人变得兴奋,但这是危害自身健康和导致社会动荡的危险品。老式毒品(鸦片,海洛因)麻醉人的植物神经,使人上瘾。新式毒品(摇头丸,冰毒,甲基苯丙胺及其衍生物)虽然使人上瘾的程度不如老式毒品但是对身体器官的破坏程度更大,而且都是不可恢复的。切记,切忌!四是反对对身体做严重的摧残(这里指落下长期或终身的伤),而且不论当事人是否同意都不应该,而且在这个方面S应该肩负起神圣的史命,你有责任对你的M负责,人家被蒙眼堵嘴浑身禁锢交于你手,你要对得起他对你的信任,双方如果有一方头脑发热另一方应该立刻制止,这是对你自己的负责也是对他的负责。
第四,我们呼唤中国自己的SM,即有中国特色的SM。看看残存的网络SM(封的封,关的关),你是否扼腕叹息?其实中国的SM确实处于初级阶段,而且广大同好的平均水平(实践水平和理论水平)也不太高,我们自己看看有多少中国原创的图片,影片,小说,文章呢?微乎其微,可怜,可叹,而且由于商品经济高速车轮的无情碾压大家都没有时间,导致现在大家看的很多文学作品都是前几年老前辈们给我们翻译的,现在连翻译的时间都没有更何谈创作?急了就拿李银河博士的《虐恋亚文化》来充数。反观世界上SM发展的现状,形成日式和西式两大流派,我们还有许多路要走,任重而道远。不过现在有一些中式旗袍捆绑的创作(虽然大部分都是合成的)也算是给我们一些安慰,其实这些也是借鉴日式的一些方法,但是在唯美上还是有所突破的。在这里我还想说一些题外话,我个人虽然倾向于日式SM,但是我坚决反日!记得从前上学的时候有一次重大活动,学校请了台湾的朋友和日本的朋友同时到场,在主席台上就座,台湾来的是一位老将军,解放前在国民党军队中打过多年的仗,这位老人看到有日本人在座,愤然离席,当时我深为老先生之高义所动。后来看到小泉参拜靖国神社,韩国青年断指抗议,感慨万千。虽然我家里也有日货,但我现在买东西的时候也挺注意的,看到上面有日文字就不买,不过有时也慨叹国货质量之差。这是不是更应该建立拥有自己国家特色的SM呢?我觉得现在大家都在自发的各自为战,虽然星星之火不断,但毕竟力量微弱,无法形成燎原之势。没有联合起来,没有从自发转变为自觉,真心希望广大同好有更多更好的交流。
第五,跟大家谈谈在网上交流SM的方式,希望能给同好们提供一两个新的交流方法。先谈谈非实时的,一是传统的网站加留言板的方式大家都不会陌生,好处是内容多,分类详细,条理清晰,如果加上经常更新确实不错,缺点是目标太大,在“加大打击力度”的时候经常会被连锅端,上G容量的东西灰飞烟灭真让人痛心。二是社区或电子部落的形式,好处是大家参与的程度加大,不再要一个人能者多劳了,大家共同建设,但可能会有些零乱,需要有人加以整理,形成精华区,但是往往缺乏这样的人,可能是需要的工作量太大了吧,而且社区往往还会受到注册人数上的限制。三是BBS或论坛的形式,大家你贴我贴好不热闹,但是如同市井,杂乱无章,只是一个多点对多点交流的场所,不过实时性会强一些。再谈谈实时的,一是纯文字的主题聊天室,大家可以进行实时的交流。二是QQ聊天室,借助QQ的功能,为以后的联系提供了便利。三是语音聊天室,使大家的距离拉得更近了,美中不足的是进入聊天室的人数受到限制,常常是门内人满为患,门外排队的人甚多。在这里我不便写出以上六大类交流方式的具体地址,都是为了安全起见,你们也不要写信问我,不认识的人我也不便说,我不想搞得最后大家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第六,写给想真正在现实中实践SM的朋友。不要以为自己是S找个M,或者反之,找到匹配的就行了。这只是最初步的,因为SM种类和分枝繁多,方法也是五花八门,如:捆绑,虐乳,虐阴,虐肛,虐足,灌肠,调教,玩具性虐,性虐崇拜,医疗性虐,恋足,放尿,排泄,舔舐,饮尿,跪拜,滴蜡,贞操带,镣铐,野外调教,牢笼,扮演动物,蒙眼堵嘴,轻度鞭打,扭捏,轻度电刑,强迫自慰,呼吸控制,羞辱,束缚做家务,木乃伊,服伺主人,剃光体毛,悬吊,搔痒,佩戴刑具,暴露等等。请注意,我反对导致身体永久伤害的项目如:在身上任何地方穿孔,重度鞭打,烙印,重度电刑等等。真正能完全匹配的想法是不现实的,每个SM同好喜欢其中的一个或多个项目不尽相同,应该求同存异,要经过磨合才能默契。有些项目,不是只有M才会接受不了的,其实在许多情况下M主动要求但是S接受不了这样对待自己的M。双方要进行充分而亲密的交流,要把内心深处的欲望和想法告诉对方。双方刚刚真实接触时,由于还不太默契可以先就角色,情节等细节做好约定,做到心中有数,不至过火,有时可以约定一些特殊词语,以便控制节奏,当一方需要停止时对方可以明确的知道。刚开始时最好由M来安排活动的内容和程度,当大家都比较熟悉了后,可以由S来控制,这样可以让M达到一种又紧张又期盼的更加兴奋的程度,这里我们又可以体会到双方的理解和信任是多么的重要呀。另外我在这里还要说明一点,当SM伴侣达到某种深刻的情感时,往往S会舍不得对M进行“折磨”,可能导致M不能真正满足,但M看S这么辛苦又不好意思打击他,导致兴奋程度不高,这么办?还是那句话,充分交流。当大家默契到水乳交融的状态时,什么特殊词语,什么事先的约定都可不必,往往一个眼神什么都明白了。简言之,渐入佳境时温柔些,瓜熟蒂落时随意些。时刻要照顾到对方的感受。最后我要告诉还没有找到SM伴侣的朋友,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要胆大心细,该出手时就出手。我就曾经因为其它的原因而被迫与我的那位分手了,覆水难收,回忆我们时间不长的相处,相恋,相SM,恍如昨日,心如刀绞。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在这里我不想用周星驰的东西(什么一万年两万年)来调侃。希望你能在远方遥感到我的一颗滴血的心。
第七,一个SM爱好者所走的历程。由于我是从小就有SM倾向的,故道路漫长了些,大概5-6岁就会因为SM方面的内容(小画书,想象等)而勃起(太夸张了吧?我也不知道,下面变长变硬叫什么,后来到了正常的年龄才会因为女性而有同样的反应),我当时虽然不知道这叫SM,但是自己明确的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时间推移,倾向不是越飘越散,而是越酿越纯,可惜由于当时各方面条件的限制,不能获得多少那方面的信息(发展IT业多么重要呀),从我94年上网,那时只能在UNIX操作系统上发一两封e-mail,没有win95,没有IE,没有任何网站,只能发e-mail,后来局域网很流行,BBS也很多,不过没有SM的内容,逐渐开始情况得以转机,咨询随着就像潮水般涌来,尤其是在微软意识到网络的巨大潜力并把IE捆绑(原来microsoft也是SM爱好者呀)在win97上后,我能在网上看到SM相关内容了,当时主要是国外的网站和港台的网站(大陆关于色情的网站有,但是关于SM的没有),主要的安慰是感到自己不再孤独了,现在发展太快了,时至今日什么都有了。原先看到好的图片和小说还要珍藏,现在见到的图片(尤其是经典图片),小说(港台,大陆网站互相转载,缺乏新的内容,欧美的方式我不喜欢,而且看得太累)都重复了,电影硬盘放不下了,可能就快麻木了吧,实践的机会到不是很多,而且自己还不珍惜,把岁月都蹉跎了。可能我的经历挺典型的,我要告诉SM同好们,不管你是从小就喜欢的,还是才喜欢没几年的(如果喜欢的时间太短如几个月,可能严格意义上说还不是SM同好)。了解的少没关系,技术差也没关系,关键是要有悟性(这里没有石头,不能像葛优那样扔给关之琳看,不过我希望能表达清楚:有人遇到新东西摸两下就会了,而有些人怎么教都不会),有一颗爱好SM的心,天下无难事,唯手熟而。谁一生下来就懂技术呀,多实践多练呗,你最后能达到的高度只和你的悟性和热爱程度有关。
第八,讨论一下SM活动和家庭之间的问题。这是一个我不太愿意说的问题,对于爱情伴侣和SM伴侣合一的人来说这当然不是问题。如果不是怎么办?如何对家庭负责?如何对爱情伴侣负责?又如何对SM伴侣负责?天哪这么多责任。哪来这么多责任你累不累,你烦不烦?这取决于一个人的教育程度,成长环境,社会环境,是不是自己在折磨自己呢?我不知道,不谈也罢。不过美国总统克氏不也遇到同样的问题了吗?他解决好了吗?不知道,克林顿咋办咱咋办。最后也不能让有双重意义的伴侣把好处都占了,知道遗传吗?谁知道这爱好会不会遗传,你要真想知道可以搞点稍微刺激的和长辈一起看(你疯了),看看他们的态度(是两眼发直还是拿起扫帚打你)。如果遗传了怎么办?你们的孩子也能找到这样合一的伴侣吗?如果万一出现爱情伴侣和SM伴侣分离的情况就让你们的下一代头痛去吧。
第九,关于网络上有偿交易的问题。许多网站提供一些SM内容的VCD出售,有些人很反感,我还是能接受的(首先声名这不是在为我自己辩解,虽然我曾帮助一位仁兄做过一部分SM网站建设工作,但我目前没有做过任何形式的出售,虽然我的积累也挺多的),但我坚决反对欺骗和过高的价格,如果大家发现诈骗的情况,一定要把他公之于众,我们要坚决唾弃这种欺骗行为。如果价格合理是可以的,想想人家也是劳动所得(但是那是盗版,不值得提倡,要保护知识产权。。。晕),如果能接受SM工具出售,也就能接受VCD出售。还有一种方式是提供网络下载,但是你必须点一堆广告,再注册一个相关广告的用户,再把注册好的email转发给他,他再告诉你下载的地址。这是因为他需要一定的报酬来支付申请网络空间所需要的费用,希望大家理解。最后要向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无条件提供各种资源下载的同好朋友致敬,你们是最可爱的人。
第十,写给支持我的朋友,我为什么叫这样一个天怒人怨的名字?南天一刀,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使我失去了许多机会,很多mm认为它不成熟,幼雉,像从哪冒出来捣乱的,但我有执着的性格,我行我素,就像《一夜风流》中的男主人公彼得向那位司机所说:“You many not like my nose, but I do. I always wear it out in the open where if anybody wants to take a soke as if they can do it.”就是它了,我要用真诚来磨砺这把宝刀(可不是用来自。。。的,又开了个玩笑),毕竟名字只是个名字它不代表任何东西。大家如果想和我交流就写信吧(asmileman2001@yahoo.com),感谢一位朋友送我谭嗣同的诗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有人后来考证,这好像不是谭大侠所作,我在这里就不去管他了)
最后,终于能用“最后”这个词了,终于能呼应前面的“首先,其次,再次”了,本来不应该这么表达(应该用第一,第二。。。笨),但是我也没想到能写这么多点,大家就包含一个理工科出身的土人的拙劣笔法吧。在这里,我没有写SM理论的东西,也没有写具有指导意义的实用方法,我想理论的东西大家可以去看书,方法自己可以学习,练习和领悟。我只是写了一些对某些观点自己不成熟的看法,希望我写的东西(皆吾肺腑之言)能被大家所接受。我的希望是大家能正视自己的爱好,不要自卑,不要怯懦,把心态放平常,自然地进行健康的SM,去追求自己美好的生活。
既然是最后,还是要提醒一下广大的SM同好,万事适可而止,过犹不及,要懂得控制自己,这是成人和孩子的一个区别。我还是想引用一位同好的感受说明这一点:“然而现实是无情的,我开始陷得越来越深,逐渐成为欲望的俘虏。虽然每每警醒,劝告自己性并不是生活的全部,但它已然将我俘获,虽苦苦挣扎亦不得解脱。性成为我生命里全部的重心,学习、工作、家庭、友情、良知,这些每一个平凡的中国人都在关注的事情,却从我的脑海中被一点一点地挤出,取而代之的是性的诅咒、女人魔鬼般的侗体还有一大堆让人发狂的器官--我完全堕落了,明知不可却无法自拔。小的时候,我的梦想是当一名海洋生物学家,渴望的是碧波的大海和奇异的生物,可现在整天想的是什么--皮鞭和绳子!”。他认识到了,您呢?

久不提笔,不知所云。

壬午年 惊蛰 东方发白(五更天了吧)
作于 苏
  1. 2009/03/17(火) 21:28:23|
  2. -
  3. | 引用:0
  4. | 留言:0
下一页